建为收藏盒-经典文献收藏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中国这十年)古稀独龙族文面女的“潮”生活

发布时间:2022-06-20 人气:

  2014年,一条近7公里长的隧道贯通高黎贡山东西两侧,彻底结束独龙江封山的历史。

  1999年,简易而曲折的独龙江公路通车,结束了中国最后一个少数民族地区不通公路的历史。但每年大雪封山的冬季和连绵的雨季,让独龙江仍有大半年时间与世隔绝。独龙江乡的人们都鲜有机会离开独龙江。

  李文仕正是通过这条驿道第一次接触外面的世界。1968年,她步行前往怒江州州府所在地代表独龙族妇女参加会议,“当时整整走了11天”。

图为5月31日,云南贡山,李文仕(中)和伙伴们一起织布。 中新社记者 康平 摄

  云南省怒江州贡山县独龙江乡位于滇藏交界处、中缅边境,生态良好、风景秀丽,但受历史和自然条件制约,这里曾长期是中国最偏远、最封闭、最贫困的乡镇之一。独龙族是世代繁衍生息于此、直接从原始社会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直过民族”。

图为5月31日,云南贡山,穿着独龙族服饰的女性在织布。 中新社记者 康平 摄

图为5月31日,云南贡山,李文仕(中)和伙伴们一起织布。 中新社记者 康平 摄

图为5月31日,云南贡山,文面女李文仕(左)与友人交谈。 中新社记者 康平 摄

  195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翻越高黎贡山首次进入独龙江,掀开了独龙族跨越发展的篇章。1964年,一条一米多宽的人马驿道建成,打破了这里的封闭。

图为5月31日,云南贡山,文面女李文仕的女儿李玉花拿着独龙毯。

  谈起儿时生活,李文仕的记忆有些模糊,“以前住在山上的木板房里,光着脚在雪地里挖葛根充饥,总是吃不饱,穿不暖”。

  随着安居工程、基础设施、特色产业等工程的开展,独龙族快速发展。2018年底,独龙族实现整族脱贫。

图为5月31日,云南贡山,文面女李文仕(左)与友人交谈。 中新社记者 康平 摄

图为5月31日,云南贡山,穿着独龙族服饰的女性在织布。 中新社记者 康平 摄

  记者从李文仕口中了解到,“文面”是独龙族的古老习俗,早已消失。文面的起源她并不清楚,但文面时的痛楚却记忆犹新。作为文面师的母亲用荆棘在李文仕面部一针一针刺出图案,再以染料着色,疼痛会持续多天,图案终生不褪。

  中新社记者 韩帅南

  李文仕的寥寥数语在独龙族博物馆中得以印证。馆中一张摄于1923年的照片上,一名独龙族男子披发赤脚,身上简单裹着麻布。馆内展示的刀耕火种、结绳刻木记事、简陋的木楞房等,真实记录着独龙族曾经的生活。

  中新社云南怒江6月17日电 题:古稀独龙族文面女的“潮”生活

图为5月31日,云南贡山,几名穿着独龙族服饰的女性一起织布。 中新社记者 康平 摄

  次年,李文仕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走出大山,搭乘飞机来到昆明。“坐汽车几个小时就到了机场,转瞬又到了昆明,这在以前根本无法想象。”李文仕回忆。

图为5月31日,云南贡山,几名穿着独龙族服饰的女性一起织布。 中新社记者 康平 摄

  “过去,一旦大雪封山,独龙江就很难吃到新鲜的水果蔬菜。”李文仕说,“现在,乡里的农贸市场啥都有,想吃的随时都能买到。”

  年逾古稀的独龙族文面女李文仕通过智能手机与在外地求学的孙子视频通话,听孙子讲述独龙江外的世界,李文仕笑得合不拢嘴,靛青色的文面花纹以鼻梁为中轴向两边散去,像极了一只展翅的蝴蝶。

图为5月31日,云南贡山,文面女李文仕的女儿李玉花拿着独龙毯。

  在李文仕的感知中,“最近十多年里,家乡的变化是最大的”。2010年,李文仕一家搬下山来,住进新建的灰顶黄墙的独龙民居,冰箱、彩电、洗衣机等家用电器一应俱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