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为收藏盒-经典文献收藏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 >

让传统文化出圈出海:国风新青年,请就位!

发布时间:2022-09-22 人气:

  “国风变装的这一秒是我们视频的灵魂,所有的铺垫都是为了最后一秒的感动。”朱铁雄为了“这一秒”的惊艳,需要不眠不休用几百个小时打磨最后一秒的特效。

  梦起

  也有一些疼痛是“难以忽略”的,今年8月在川西高原拍摄时,楚淇上马时“前胸重重地磕到了马背上,一阵钻心的疼痛瞬间袭来”,但为了不耽误拍摄进度,他还是“忍”了两天,其间还“骑马翻山越岭、上蹿下跳地跨过小溪……”等拍摄结束,晚上做核酸“顺便”急诊时,楚淇才知道自己肋骨骨折了。

  在他们的社交账号里诠释着国风的百变姿态,有在阳光下罗袜生尘衣袂翩跹,有在街头巷尾里像美猴王一样七十二变,更有手握面团刻画着世间万物的栩栩如生……

  作为退役军人,楚淇原本拥有一份很稳定的工作,“刚开始就是发在朋友圈里的小爱好,没想到就火了。”

  “总有人间一两风,填我十万八千梦。须知少年凌云志,曾许人间第一流。”这是90后朱铁雄经常分享的一句话,对于他来说,“想做的太多,以至于很难分类,杂乱无章”。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在《国风新青年》的短片中,00后锡剧传承人四月表示:“每一个站立行走,包括眼神都是经过千万遍的练习。”

  视频发布4个小时后,朱铁雄再次打开手机,视频点击量已经超过500万,点赞量40多万,粉丝数量不断上涨,心情也像“坐过山车一样飞到顶点”。当天晚上,他们在烧烤店庆祝“梦的起点”聊了一整晚,朱铁雄“聊着聊着眼睛红了。”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楚淇最近一直想还原苏轼在《江城子·密州出猎》里描述的场景,在他的想象里该是“左手牵着一匹黄骠马,右手托着一只老苍鹰”。为此,他特意跑到新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阿合奇县拜访柯尔克孜族人,学习驯鹰技艺,当他托举着苍鹰驰骋在高原上时,他觉得“此刻终于圆满”。

  追梦的过程往往并不轻松,为了还原心中的武侠形象,楚淇曾用两个月的时间减肥30斤。在他的视频中,经常能看到古代将军身穿盔甲策马扬鞭、仗剑走天涯的飒爽,但“马有失蹄”,偶尔不注意就会“受伤”,“小伤忍忍就过去了,也不太在意”。

  这促使楚淇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内心,“即便退役,但骨子里还是想保家卫国。”他决心辞职,更专业地来扮演还原古代侠客等历史形象,把有趣的历史和精美的妆造结合在一起,“也算是另一种形式的报国,希望能通过我的努力,让更多人了解并爱上传统文化。”

  追梦

  而对于朱铁雄来说,“最高光圆满的时刻”都发生在戏里戏外“国风变装那最后一秒”。

  而对于同样创业做古风变装的楚淇来说,梦的开端更像是一场孤注一掷、单枪匹马的冒险。

  而对于朱铁雄来说,“最高光圆满的时刻”都发生在戏里戏外“国风变装那最后一秒”。的过程往往并不轻松,为了还原心中的武侠形象,楚淇曾用两个月的时间减肥30斤。在他的视频中,经常能看到古代将军身穿盔甲策马扬鞭、仗剑走天涯的飒爽,但“马有失蹄”,偶尔不注意就会“受伤”,“小伤忍忍就过去了,也不太在意”。

  与朱铁雄和楚淇不同,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北京“面人郎”第三代传承人,郎佳子彧15岁创作出奥运福娃面塑,16岁便破格成为北京民间艺术家协会的准会员。

  “愿尽绵薄之力,盼国风盛行!”近日,一则主题为《国风新青年》的短片发布,汇聚了朱铁雄、郎佳子彧、楚淇、四月等国风创作者,为这场青春涌动的国风盛宴吹响了集结号。在这群国风新青年眼中,国风是又酷又燃的梦想,是百折不挠的热爱,是全心全意的事业,是薪火相传的信念,是四海携手的未来。

  朱铁雄想开辟一个“更纯粹的梦想空间”,专注于“国风变装的热血与浪漫”,约着同样热爱传统文化的朋友一起组建了工作室。2021年8月24日,朱铁雄以本名开设的账号用一条《大圣归来》的视频“归来”。视频内容很短,只有几十秒,但却完整演绎了一则关于“齐天大圣守护小孩梦想”的情景剧;视频配文也很短,只写了一句话:“那些看似很可笑的梦,是我们用尽全力守护的光。”

  “爷爷创造了‘面人郎’,父亲也一直在为传承‘面人郎’而努力。从小看着父辈作品长大的我,很自然地想要坚持做面人。”对于郎佳子彧来说,弘扬国风是家里温暖的习惯,也是遵循本心的选择。

  2022年国风大典即将于“十一”国庆节期间在江苏东方盐湖城开幕,数百名国风青年届时齐聚逍遥仙镇穿越千年梦回魏晋,沉浸式体验古人的生活百态——有热闹的市集茶馆,诗词中描绘的文人盛会,还能邂逅“陶渊明”“嵇康”等风流名士,更有国风歌曲、情境走秀、非遗技艺从早到晚不间断地轮番上演,溯源再现东方绮梦。